你好,我是淑芬

爬山途中的枯枝枯木特別觸動我,你有一樣的感覺嗎? 孤立於高山之中,隨自然流動,展現可承受一切的韌性。 我們的生命好像也是如此,順應意識流動,不刻意佔有它。

關於我

Avidya,無明,是梵語,其字面含義是無知、誤解。

我們在世界體驗的越多,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無知,當你來找我,我想告訴你:「如果世界注定要讓你追求更多的『有』,我想帶你學會珍惜穩定的『無』。」

我是一名透過對話的意識清理者,曾來自古印度,喜歡透過對話幫人們整理意識體系。擁有很棒的乾女兒、乾兒子們,也帶了近百位朋友與我對話,謝謝他們讓我知道,我也有助人的能量。

編者的話

大家好,我是網站的製作者,也是淑芬的乾兒子,製作網站的想法是我提出,乾媽不擅數位時代的用詞,但在我過去無數個低潮時,用真摯的對話敲動我心中的磚,讓我有機會找到光的入口。

因此,我想透過幫她製作簡易網站,讓更多人了解她的好,包括你,也謝謝你的到訪。

什麼是意識體系對話?

很多時候我們都用習性做事,但很少去探索自己為何是現在這個樣子,意識體系是包含原生的、環境的、後天的,也就是你過往的認知而產生的行為。

藉由古印度的神奇能量,開導現代人的心靈。
運用對話的能量,進入意識體系讓過去浮現,
整理出清澈的自己。

古印度能量説明

來自原始和自然連結,也造就空氣、大海、土地來孕育生命。生物是能量體、人也是其一,和自然連結運轉、循環不斷生生不息,但人們漸漸忘了本能、忘了自然是我們的根源。

古印度能量有著破壞與重生的概念,就是瓦解舊有觀念,重置心原有智慧和自然連結,也是現代所說的:「去除框架、看見自己,向內覺察己心,理解自身當下的狀態。」

從小開始,我們活在具有框架的言詞底下,習慣成為別人期待的自己,學會迎合外界的需求,於是對鏡中的自己越看越陌生。

而我想告訴你,也許可以偶爾放下別人的規則,讓我邀請你一起內觀自己的心。

我能提供什麼服務?

透過對話讓你看見原生的自己被什麼困住
讓你學會從一段關係與自己和解
帶你梳理出正在迷惘的方向、給予建議

這個服務適合怎樣的人?

想改善關係,更了解彼此的:

父母與子女、夫妻情侶
對目前生活感到迷惘的你
不擅長表達、不了解自己的你
被生活壓垮想找到出口的你

見面之前不需要準備什麼,放輕鬆就好。

此服務要收費嗎?

如果你認同這也是個專業,
費用於結束後採現場隨喜給付即可。

亦可轉帳,轉帳帳號:

700 中華郵政
0031434 0074925

戶名:王淑芬

分行:永康崑山郵局
對話方式:可碰面也可視訊

碰面|淑芬的駐點時間:
台南:9/1-17/台東:9/19開始駐點
(目前離開時間未定,請追蹤官網或line詢問)

視訊|請點下方加入淑芬的line,屆時以line視訊為主。

來聽聽大家怎麼說的!

Emma

乾媽陪伴著我經歷人生中的不同階段,每次一遇到困難她總會給我方向,讓我可以安心又勇敢的面對困難。

這一路以來最大的收獲是對生命中的每件事和每一段關係都能以正向的心情去對待。努力的為自己而活,過著自由無拘束的人生才是最富足的。

希望每一個你也能開始學會與自己對話、相處,聽起來真的很抽象,所以才要來找王淑芬體驗看看呀!

佳玲

和乾媽認識是在高二那一年,當時的我幾乎走入了憂鬱的深淵,看了心理醫生後反而更加的陷入對人的不信任,但也因此緣分帶我認識了乾媽。

從一開始和乾媽聊到現在已經將近七年,非常感謝乾媽的陪伴,在當時和她聊天就像日本小說「深夜食堂」裡的故事一般,來到乾媽家的麵攤,總是讓我有種既緊張卻又總是充滿療癒的感受。 她帶領了我從理解過去到重新認識真正的自我,清澈我的內心,是我漸漸的愛上活著,慢慢開始感受來到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體驗,很難用言語表達我的感謝之意,謝謝乾媽的陪伴!

Lai

每一次進行意識體系對話時,我都感受到自己又往前進步了一些。很難描述那樣的感覺,但它是舒服且自在的,讓我能更認識自我。

采璇

到現在我還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不該相信什麼,我也還不知道自己生命的意義是什麼。蔡康永說過,「首先,你們先接受生命是沒有意義的。」但是我相信乾媽。

約莫兩年前,我的醫生朋友知道我為失眠和恐慌症困擾多年,吃藥也並沒有見效,在我要出國去讀博士之前帶我去見一個阿姨,「也許換一個另類的療法對你來說比較有效。」---聽說她看得見人的過去------我聽見這句話緊張地說不要,萬一她告訴我我的前世是希特勒怎麼辦?

「那妳這輩子不是變成更好的人了嗎?」

好吧。

她一見到我,便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她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我想問的是我在德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我在德國的實驗室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只知道自己當時眼睛一陣劇痛,疼痛像從耳朵裂開一樣往腦袋裡砸,右半邊的身體漸漸出現異狀,失眠越來越嚴重到完全睡不著,半夜掛急診。醫生什麼都檢查不出來,只是知道我得了飛蚊症,腎感染,尿道感染等等的疑難雜症而已。

「妳那時候壓力很大。」她於是栩栩道來一些我從來沒有向他人提過的事。那好像是她就站在我旁邊,看著我經歷這些創傷一樣。原來有人懂我,原來有人看見我受的傷。

我開始大哭。覺得自己的孤寂和格格不入有了一個見證者,換句話說,不那麼孤單了。

其後我到了瑞士。人生的震撼教育方興正艾。種族歧視與性騷擾與各種鄰居騷擾與莫名天價賬單與保了醫療保險但看不起醫生.......etc,我右側身體又開始痛,痛到有一天我連簽名時手都抬不起來。那時候幾乎天天都在哭。我會打給阿姨,他便會好好地把局勢解釋給我聽,叫我要勇敢,回台灣吧。

「可是四年之後我就有更好的機會了啊。」

「小姐,妳現在都顧不好,還有什麼以後可言?」

這句話啪嗒一聲打開我的恐懼,我把瑞士的工作辭掉,訂了機票回台灣。在最後一天通知老闆。

回台灣之後,阿姨接待我在她的舊家住。並溫柔地解釋我的原生家庭和我的關係,一點一滴化解了我的心結,直到我搬回原生家庭住。後來我認了阿姨為乾媽,她為我做的遠遠超出一個阿姨,在我心裡是我的媽媽。

我想即使是未來,我的日子可能都沒有安穩的一天,每天都少不了焦慮緊張。但是乾媽總會支持我,放輕鬆,深呼吸。

所以我聽見乾媽要開工作室,覺得很高興。如果說她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什麼角色,大概就是當頭棒喝的高僧,讓我知道自己現在對自己到底好不好,有沒有傾聽自己的需求吧。

謝謝,我愛妳。

大衛

每次遇到一些生活或是職涯瓶頸,找不到突破的方法時,總是會想到乾媽。

我時常受內心的恐懼所支配而陷入泥沼,乾媽總是會與我進行抽絲剝繭般的整理,讓我不再怕內心的恐懼,再次重新出發。

謝謝您,有您真好!

陳逸

記得第一次意識相互交流的對話是在2018年底時。

現在回想起來,過程有點像似諮商,又宛如告解般輕鬆舒暢和具療癒性,那回經驗最終使我潸然淚下。

原因在於言談過程中,體悟到氣場氛圍以及能量的頻率共振,使我能夠侃侃而談自己「靈魂的聲音」,當下也明確感受到心中的藝術呼召是如此明確,且更能指引我篤定選擇隨心而行的方向和生活調整。

每次對話結束後的自我反思,或多或少催化了我對自己的認識,以期能夠擁有更統整的自我。

立即聯絡